扬州翻译公司,扬州翻译机构,扬州英语翻译,扬州韩语翻译,扬州日语翻译

扬州翻译公司 扬州翻译机构 扬州翻译公司
123

外语翻译谬译频出 暴露的不只是“手艺糙”

 最近,一句“爱尔兰家伙和黎巴嫩团体”的翻译火了,有译者把《政策悖论》一书中原意为同性恋的“gay”和“lesbian”,分别译成了“家伙”和令人哭笑不得的“黎巴嫩”。被这出乌龙事件刷屏的同时,眼尖网友们揪出了更多匪夷所思的错误译笔。有业内人士提醒,层出不穷的奇葩谬译,暴露的不仅仅是语言转换上的粗糙、浮躁、马虎,更凸显了对翻译事业敬畏心的普遍匮乏,以及翻译在当下整个社会评价体系中尴尬的“附属地位”。

沦为笑柄的译笔一抓一大把,着实触目惊心。《民族:国家与暴力》一书中,“Mencius”(孟子) 被错译为令人摸不着头脑的“门修斯”;《隐疾:名人与人格障碍》里,一些音乐专业术语翻得太不靠谱,比如把“bass”(贝斯手)翻译成低音区乐手等。有网友怒批,翻译门槛何以降到这么低,逼得人只能去找原版看。还有曾经做过翻译的网友跳出来自曝:“大部分译者都是兼职,或为所在高校的导师项目打工。很多出版社只给一两个月交稿时间。所谓的翻译,讲穿了就是翻译软件加拼凑,搞不清的地方,含糊其辞下就蒙混过去了。”还有人吐槽,如今的翻译报酬实在“太凶残”,基本上没涨过,“每千字50元的稿费,说多了都是泪……”

有学者替译者打抱不平:“翻译的工作要有很大的学问,而所得的称赞与鼓励却微乎其微。”但是,门槛低、待遇低就可以成为译者草率敷衍的挡箭牌吗?一些理性派网友支招,很多时候因为语言专业本身的局限,确实会出现缺乏专业背景知识而翻译失误的情况,所以译者最好是杂家,即便做不到博闻强识,至少也要当个“好奇宝宝”——自己读不懂想不通时,不妨多去查查背景资料,与其他材料比对下,避免闹出望文生义的笑话。翻译的捷径不好走,一知半解的敷衍了事,离“信达雅”境界愈行愈远不说,往往落得个贻笑大方,对于整个行业来讲,必然难出精品,翻译市场也会陷入恶性循环。


热门城市:
扬州区县导航:

在线客服

QQ客服一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三
在线咨询